首个新冠口服特效药重锤医药股:疫苗、小分子口服药、中和抗体药

发布日期:2021-10-14 01:47   来源:未知   阅读:

  10月1日,跨国巨头默沙东官宣,其与合作伙伴Ridgeback共同开发的新冠小分子口服药物莫努匹韦(molnupiravir)在三期临床中高度有效,使轻中度新冠患者的住院率或死亡风险低了约50%,公司计划尽快在美国寻求紧急使用授权,并向全球监管机构提交申请。

  有业内人士撰文指出,新冠小分子口服药物产能大、成本低、常温储运、口服便利,具备大规模常态使用的能力。“小分子口服药物的成功,才真正使新冠病毒流感化,从住院治疗为主向居家自行服药过渡……小分子口服药物未来将成为新冠治疗的主流用药。”

  受该消息影响,默沙东当日股价盘中一度涨逾12%,创下12年以来的最高盘中涨幅,报收81.4美元/股,收涨8.37%。

  与此相对的是,港股多支医药股受重挫。10月4日,国内研发新冠小分子药物的先行者开拓药业跌超25%,歌礼制药跌超5%;新冠疫苗股康希诺跌近23%,复星医药跌近20%。不过,次日除开拓药业继续收跌外,其余医药股出现小幅“回春”,歌礼制药收涨2%,康希诺涨超6%,涨近13%。

  中信建投研报认为,新冠疫苗加特效药物有望成为理想解决方案。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肆虐,现阶段以变异毒株为主,并且新变异毒株持续涌现,新冠疫苗有望降低住院及重症比例,口服药物有望缓解医疗资源挤兑压力。

  默沙东官网显示,在三期临床的中期分析中,莫努匹韦显著降低了轻度至中度新冠肺炎患者的住院或死亡风险。接受莫努匹韦治疗的患者中,有7.3%在第29天住院或死亡(28/385),而安慰剂治疗的患者中有14.1%(53/377)。其中,接受莫努匹韦治疗的患者无死亡,而接受安慰剂的患者有8人死亡。

  同时,在所有关键亚组分析中,莫努匹韦均降低了住院或死亡风险,疗效不受症状发生时间或风险因素影响,不同变异株之间疗效一致。安全性数据则显示,莫努匹韦组药物相关的副反应发生率(12%)与安慰剂组(11%)相当。

  究其原理,研报显示,莫努匹韦是一种核苷类药物,血浆酯酶代谢物通过干扰RNA的合成而起作用 ,其代谢物造成病毒基因合成的高突变率,最终导致病毒死亡。由于RNA聚合酶在RNA病毒中结构相对保守,而该药物正是作用在RNA聚合酶,因此可对多种变异株有效。

  关于该药物的定价与产能,早在今年6月,默沙东就与美国政府达成了采购协议,美国政府承诺在药物获得紧急使用授权或上市批准后,采购约170万个疗程(约12亿美元)的莫努匹韦。以此计算,平均每疗程约706美元。

  默沙东承诺在莫努匹韦获得紧急使用授权或批准后,将在全球范围内及时供应,并计划根据世界银行的国家收入标准实施分级定价。预计到2021年底,公司将生产1000万个疗程的莫努匹韦,2022年将生产更多剂量。

  值得注意的是,现已有两款小分子药物获批上市或获批紧急使用,用于治疗新冠肺炎,分别为吉利德的瑞德西韦(注射液)、礼来制药的巴瑞替尼(片剂),但均属于“老药新用”,疗效相对有限。

  据中信建投研报数据,目前进入临床三期的新冠小分子药物共36款,其中国内企业3款,分别为可利霉素(沈阳同联)、普克鲁胺(开拓药业)和ASC09F/利托那韦联用(歌礼药业)。

  实际上,关于新冠特效药,除了小分子口服药物,还有大分子中和抗体,药企在此领域取得的突破要更多一些。再生元、制药的双抗疗法早在2020年底即获得美国紧急使用授权,用于治疗轻度至中度新冠肺炎患者。

  中和抗体由新冠肺炎康复患者血清中分离获得,针对新冠病毒刺突蛋白受体结合域(RBD),包裹其侵入细胞的功能区域,阻碍病毒对细胞的感染过程。由于具有研发快、特异性强、副作用相对较小,疗效确切性强的特点,中和抗体可快速应对突发的大规模流行感染。

  而相比小分子口服药,中和抗体药物有一个优势——不仅可以用于治疗,也可以用于预防。今年下半年,再生元、制药的双抗疗法陆续获批特定人群的暴露后预防,紧急使用授权范围扩大。

  所谓“特定人群的暴露后预防”,即包括12岁及以上未完全接种新冠疫苗或完全接种疫苗后可能无法产生足够免疫应答的高风险人群,以及曾与新冠感染者接触或在机构环境中(包括疗养院和监狱)暴露风险较高的人群。

  值得注意的是,礼来制药双抗疗法中的埃特司韦单抗,是由君实生物研发,其在2020年5月将海外权益授权给礼来制药。

  CEO李宁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所谓“特定人群的暴露后预防”,最主要面对的两个人群,一是不适合接种疫苗的人群,二是接种了疫苗以后可能出现突破性感染的人群,他们可能年龄较大、身体状况较差,要预防他们发展成重症。

  他举例:“比如一架飞机中,发现了一例确诊病例,目前的措施就是把剩下的乘客隔离,但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给其余乘客注射中和抗体药物。因为他们是高暴露人群,在密闭空间有一定的暴露,再加上像德尔塔病毒传播的速度和半径相对比较广,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有特殊情况或者体征的乘客,比如年龄大、抗感染能力低,就不用坐等他们生病后,再去给他们治疗,立刻打中和抗体,可能就不会生病。”

  所以,中和抗体药物又可以视为疫苗的“好拍档”,彼此互补。告诉本报记者,中和抗体药物无论是预防还是治疗,原则上均以政府采购为主。数据显示,美国目前对于中和抗体药物的分发量显著增加,今年9月,美国政府追加了38.8万剂埃特司韦单抗订单。而在近期,欧盟也签订了最高22万剂双抗疗法的采购协议,预计将从销售分成中获利颇丰。

  实际上,除君实生物外,国内在中和抗体药物上押注的企业并不罕见,且大有扎堆之势,包括腾盛博药、绿叶制药、复宏汉霖、济民可信集团、神州细胞等。但均处于临床前或临床试验阶段。

  一是病毒变异或导致疗效降低。一位科研人员曾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不同的新冠中和抗体药物靶向不同的表位,所以应对不同的变异病毒效果存在差异。可能有些抗体药物对一种突变株会产生耐药,但是对于另外一种突变株还有疗效。礼来制药双抗疗法中的另外一款——巴尼韦单抗,就因为对变异病毒疗效不足而被收回单药的紧急使用授权。

  二是成本较高导致定价高企。由于中和抗体药物中含有的蛋白量较高,产能受到限制,目前各国与药企签订的政府订单,剂量多集中在10万-100万剂。而中和抗体药物的价格也水涨船高,发达国家每剂的定价约为2100美元,约是默沙东莫努匹韦每疗程价格(706美元)的三倍。

  综合来看,中信建投研报认为,疫苗、小分子口服药、中和抗体药物构成了抗击新冠病毒的组合拳,各有优势,未来一段时间需求均将持续存在。告别EVA后庵野秀明终于露出“特摄本性”!将操刀《假

Power by DedeCms